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2年11次飞翔义务!高密度建设空间站 中国航天人信念满

  4月29日,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搭乘长征五号B遥二运载火箭,在位于海南的文昌航天发射场成功发射。空间站建设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高密度发射如何应对风险挑战?航天专家为你答疑解惑,一起看。

  高密度发射 如何应答风险挑战?

  目前,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已经全面转入空间站在轨建造任务阶段。今明两年共接续实行11次飞翔义务,发射频率跟任务庞杂性都将大幅晋升。

  如何应对高密度发射可能带来的风险挑战,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去年5月,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首次飞行任务美满成功,标志着空间站阶段飞行任务首战告捷,中国空间站迎来高密度发射期。依据飞行任务计划,今明两年,我国空间站将先后发射“天和”核心舱、“问天”实验舱和“梦天”实验舱,进行空间站基础构型的在轨组装建造;期间,规划发射4艘神舟载人飞船和4艘天舟货运飞船,进行航天员乘组轮换和货物补给。将来的11次任务是高密度的发射任务,充斥了大量的新技术和新挑战。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 周建平:这个风险和挑衅,我以为是全方面的、全方位的。要害技术验证和建培养在这两年??实际上是20个月内,我们要发射11次。当前我们每年还要发射两次载人飞船,一艘到两艘货运飞船。这么大批的发射任务,保证每一个飞行器牢靠发射,火箭可能把飞行器送入预约轨道,保障每个飞行器在轨平安可靠地运行,除了中心舱以外,其余的都和我们的空间站对接。航天是一个高危险的事业,这是毋容置疑的,也不能躲避的。所以说它考验我们的组织能力、治理才能、保障能力、技巧能力等等,是一个全面的考验。

  面对密集的发射任务,须要一直翻新、变更传统的出产模式,包括发射任务的组织模式以及飞行器的在轨管理模式等,朝着更加高效、更加可靠、更加安全的目标迈进。同时,应用进步技术,强化品质风险防控系统,不断提升进出太空的能力。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 周建平:我们技术上从一开端在做这方面的筹备,我们会适应这方面的风险和挑战来保证胜利。

  11次飞行任务的完成,将标记着中国空间站实现在轨建造,转入利用与发展阶段。之后的飞行任务将持续高密度实施,航天员将长期在轨驻留,并发展更大范围的空间迷信实验和技术试验。

  出舱活动密集 舱外航天服改进多项技术

  跟着中国空间站在轨建造的大幕开启,未来,航天员将进行屡次出舱活动,完成空间站航天器的维修维护以及建造等任务。这就对舱外航天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08年9月,神舟七号飞行乘组,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彼此合作,完成了我国首次空间出舱活动,翟志刚完成了19分35秒的出舱活动,成为我国太空行走第一人。进入空间站阶段,航天员出舱将成为常态,出舱活动的时间也将大幅增添。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 郝淳:我们在当年舱外服的基本长进行了一些改良,使其适应空间站阶段更长时光、更复杂的操作需要。出舱活动也不光是服装自身来支持,它有一系列的舱内的装备,舱外的设备,包含空间站咱们配来的机械臂的支撑,这一套复杂的体系将会支撑航天员在空间站上进行出舱运动,舱外操作。

  舱外航天服就是一个小型的航天器。它不仅要禁受太空200多度温差的考验,还要维护航天员免受太空中各种有害辐射。确保航天员在保险的环境中,进行一系列的空间站复杂操作和相干载荷实验。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 周建平:舱外服是一个气密服,里面有0.4个大气压,要保证让航天员衣着气密服在舱外可以有效地工作。出舱风险大,每次总有个时限,国外个别六七个小时,我们也是差未几一样的情形,一样的尺度。

  据懂得,空间站任务中,航天员将在轨开展空间站维修保护、设备调换、科学运用载荷操作及其他相关验证工作。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 周建平:我们空间站的建造是要依附航天员在舱外完成大量的复杂的活动,才干到达目的的,所以对航天员出舱的能力请求那要高良多,出舱活动的能力也是保障我们空间站顺利建造完成的很主要的技术支撑。 【编纂:苏亦瑜】